以虚假存单出质的效力判断

2014-10-09 12:59 《天津律师》 曹会杰 次阅读

在笔者作为存单质权人的代理人承办的一起较为典型的以虚假存单出质的存单质权纠纷案件中,由于质权人办理了核押手续,最终人民法院判令出具存单的金融机构依法向存单质权人兑付存单记载的款项,使案件得以胜诉。笔者梳理本案有关情况,结合相关案例,分析探讨应如何认定以虚假存单出质的质押关系的效力问题。

  一、基本案情

  2010年3月15日,案外人李荣(化名)以B银行为其开具的整存整取定期储蓄特种存单6张(当日存入,金额300万元,存期一年),为案外人李锋(化名,B银行负责人,李荣之子)向A银行借款270万元提供质押担保。A银行遂向B银行发出质押凭证止付通知书,要求其自收到A银行通知书之日起至收到A银行质押凭证处理通知书之日止,不予办理质押凭证项下款项的支取、挂失等手续。B银行核押后,当日即在A银行的质押凭证止付通知书上盖章确认,同意A银行通知书要求。同日,A银行与案外人李锋、案外人李荣订立个人质押借款合同,约定李锋向A银行借款270万元,期限为1年,质押凭证为该6张存单,借款人到期未清偿借款本息时,对质押凭证已到期的,A银行可以直接处置该凭证项下权利抵偿借款本息。合同订立后,李荣依约将该6张存单交付A银行,A银行亦依约将借款270万元给付李锋。借款到期后,李锋未按约向A银行偿还借款本息。质押凭证到期后,A银行要求兑付遭拒,于是成诉。另据相关刑事判决书认定,该6张存单系李锋在没有存款的情况下,以李荣的名义,指使本单位工作人员宋静(化名)开出的虚假存单。李锋因犯贷款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另,A银行经办人员王英(化名)因涉嫌国有企业人员失职罪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一审法院判令B银行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A银行兑付户名为李荣的整存整取定期储蓄特种存单6张,给付A银行存款300万元及利息(定期内按各存单上约定的利率计息,定期到期之后按实际存款天数,依据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活期存款利率支付利息)。B银行不服,提出上诉。

  二、各方观点及审理结果

  B银行上诉认为:1、A银行贷款被骗是由于犯罪分子李锋的故意犯罪行为所直接导致,原因行为违法,本案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涉及经济犯罪规定)第五条第一款“行为人盗窃、盗用单位的公章、业务介绍信、盖有公章的空白合同书,或者私刻单位的公章签订经济合同,骗取财物归个人占有、使用、处分或者进行其他犯罪活动构成犯罪的,单位对行为人该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不承担民事责任”,认定B银行对李锋的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经济损失不承担民事责任;2、A银行明知存单虚假仍然接受质押,本案应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存单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存单纠纷规定)第八条第二款“存单持有人以金融机构开具的、未有实际存款或与实际存款不符的存单进行质押,以骗取或占用他人财产的,该质押关系无效……明知存单虚假而接受存单质押的,开具存单的金融机构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认定质押合同无效,B银行不承担任何责任。

  A银行辩称:1、李锋系B银行的负责人,宋静系该银行的柜台工作人员,李锋利用职务之便指使宋静开具存单并在质押凭证止付通知书上加盖公章及工作人员手章的行为,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四十三条“企业法人对他的法定代表人和其他工作人员的经营活动,承担民事责任”及《涉及经济犯罪规定》第三条“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以该单位的名义对外签订经济合同,将取得的财物部分或全部占为己有构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外,该单位对行为人因签订、履行该经济合同造成的后果,依法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之规定,依法判决由B银行对存单履行兑付责任。2、没有任何证据证明A银行是明知存单虚假仍然接受质押,相反我们从相关刑事案卷中发现公安机关对李锋的讯问笔录中有如下表述,“问:王英知道你这些存单是假的吗?答:不知道。”这份证据为笔者关于A银行不是“明知存单虚假而仍然接受质押”提供了有力的证明。本案应适用《存单纠纷规定》第八条第三款“以金融机构核押的存单出质的,即便存单系伪造、变造、虚开,质押合同均为有效,金融机构应当依法向质权人兑付存单所记载的款项”,认定涉案质押合同有效,B银行应依法向A银行兑付存单所记载的款项。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所涉及的6张存单,系由B银行开具的,设定质押时,又经B银行予以核押。该6张存单虽系虚开,但质押行为仍然有效,故本案存单质押合同应认定有效,B银行应当依法向A银行兑付存单所记载的款项。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三、以虚假存单出质的相关法律问题分析?

  (一)以伪造、变造、虚开的存单出质的,质押合同无效

  一般来说,当事人自己单独制作、在样式印鉴上明显区别于真实存单的存单,以及样式与真实存单完全相同但印鉴虚假的,都属于伪造的存单。根据《存单纠纷规定》第八条第一款“存单持有人以伪造、变造的虚假存单质押的,质押合同无效。接受虚假存单质押的当事人如以该存单质押为由起诉金融机构,要求兑付存款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并告知其可另案起诉出质人”的规定,均应当认定质押合同无效。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存单虽为虚假,但是持有人对金融机构确实存在真实债权,该质押受法律保护。

  关于虚开的存单如何处理,《存单纠纷规定》也做出了明确规定,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存单持有人以金融机构开具的、未有实际存款或与实际存款不符的存单进行质押,以骗取或占用他人财产的,该质押关系无效。利用存单骗取或占用他人财产的存单持有人对侵犯他人财产权承担赔偿责任,开具存单的金融机构因其过错致他人财产权受损,对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接受存单质押的人在审查存单的真实性上有重大过失的,开具存单的金融机构仅对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明知存单虚假而接受存单质押的,开具存单的金融机构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关于这个问题,可以参考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提字第47号判决书(中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济南分行诉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河池分行、山东省华兴摩托车有限责任公司等存单质权纠纷案)。该案中用于质押的存单各项要素齐全,印鉴真实,形式合法,但是该存单系违法行为产生,出质人与开具存单的金融机构未有实际存款关系,被最高人民法院认定无效。同时认定,中信银行作为质权人专业金融机构,未采取向出具存单的银行核押或询问等有效措施,对签订无效质押合同存在重大过失。最高人民法院依照《存单纠纷规定》第八条第二款,判令出具存单的银行对中信银行因存单质押合同无效而导致质权落空所产生的损失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二)以伪造、变造、虚开的存单质押,经核押后质押合同有效

  1、存单核押的法律效力

  存单核押指质权人将存单质押的情况告知金融机构,并就存单的真实性向金融机构咨询,金融机构对存单的真实性予以确认并在存单上或以其他方式签章的行为。核押具有两方面的法律意义。第一,通知出质人的义务人该存单设立质押权利,义务人在核押后不得再向原权利人履行,包括不得以挂失方式向原权利人履行,同时在质权人行使质权的条件成就时,义务人有向质权人履行的义务,配合质权人实现权利。《担保法司法解释》第一百条规定,“以存款单出质的,签发银行核押后又受理挂失并造成存款流失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第二,视为开具存单的金融机构对存单的真实性进行再次确认,债权人可以凭存单已核押来证明所享有的存单质权的真实性、有效性,债权人接受已核押的存单出质,属于善意无过失,开出行即便可以证明存单虚假,也因其核押行为而不能对抗质权人。

  鉴于核押的法律意义,《存单纠纷规定》第八条第三款明确规定,“以金融机构核押的存单出质的,即便存单系伪造、变造、虚开,质押合同均为有效,金融机构应当依法向质权人兑付存单所记载的款项。”就笔者所承办的上述案件而言,用于出质的存单系B银行负责人李锋在没有存款的情况下,以李荣的名义,指使本单位工作人员宋静开出的虚假存单,A银行办理存单质押担保时,向B银行发出质押凭证止付通知书,告知存单已经用于出质,B银行在该通知书上加盖核押章,同时加盖了公章及负责人、经办人员手章,承诺该存单不得挂失或提前支取。根据《存单纠纷规定》第八条第三款,经核押后,即便该存单系虚开,质押合同仍然为有效合同,B银行应当依法向A银行兑付存单所记载的款项。

  2、有效核押的构成要件

  关于核押行为需如何进行方为有效核押,我们可以参考两份判决。案一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安阳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安阳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储蓄存款合同纠纷一案”中质权人由实际用款人陪同且在中午时分向信用社出纳提出办理核押,被认定为疏忽大意缺乏风险防范意识,质权人应对自身损失承担次要责任。案二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中国农业银行营口市分行与营口市老边区农村信用联社质押存单兑付纠纷一案”中系由储蓄所负责人在营业场所及营业时间内加盖的真实公章、个人章及业务员章,能够代表储蓄所行为,认定质权人无责。

结合上述两份判决书以及笔者承办的存单质权纠纷案,不难得出核押的构成要件应包括:

  第一,核押需具备一定的形式,包括质权人向义务人提示核押的形式以及义务人确认核押的形式两部分。目前我国法律法规未对此作出明确规定,核押的形式各金融机构不完全相同,《冻结通知书》、《质押凭证止付通知书》等都有金融机构采用,甚至可以由义务人在质押存单上加盖“核押专用章”,表明核押的意思表示。

  第二,核押的内容应当包括对存单真实性的查询及对该权利已经被出质的申明,以使得义务人所行核押行为本身产生确认存单真实及知晓权利被出质的法律意义。如义务人接到通知未予任何核押的意思表示的,不产生核押的效果。

  第三,核押的程序应正当。质权人应在义务人的营业场所、营业时间内向义务人的负责人或授权部门的授权人员提出核押要求,并由义务人加盖金融机构公章及负责人或授权人员手章。由存单持有人私下持存单找到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在存单上盖核押章的,不符合核押的构成要件,不能产生核押的效果。

  四、金融机构如何避免核押的风险

  鉴于核押的重要意义,无论是接受存单质押的金融机构,还是为存单办理核押的金融机构,都应当充分认识到存单质押核押的风险点。

就接受存单质押的金融机构而言,尽管《物权法》规定“质权自权利凭证交付质权人时设立”,并未规定以存单质押的,必须办理核押手续,但是虽然质押合同及质权已经设立,银行也占有了存单,却难以防止出质人以挂失方式将存款取出而使得质权落空。由于未进行核押,也丧失了由出具存单的金融机构对存单真实性进行确认的机会,庭审抗辩容易处于不利地位。因此笔者认为,金融机构在不能取得出具存单金融机构核押手续的情况下,不应接受存单质押,更不应在存单未进行核押时先行将贷款放出。同时,在向出具存单的金融机构提示核押时,应遵守一定的程序和形式。

  作为办理核押的金融机构,首先应加强银行内部风控管理,避免工作人员盗窃空白存单、在营业场所营业时间伪造、变造或虚开存单。其次在进行核押时,应认真审核存单的真实性,防止对伪造、变造或虚开的存单进行核押盖章。核押后,不得接受针对该存单的挂失申请。在兑付质押存单时,应严格审查质押合同的有效性,如依据无效的质押合同向质权人兑付存款,仍应对存单持有人履行存款支付义务。质押债务清偿后,应及时收回核押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