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辩不懈学、研、宣

2014-10-09 12:58 《天津律师》 魏涛 次阅读

刑辩不懈学、研、宣————以两篇时评为例


? ? ? ???? ? ? ? ? ? ? ? ? ? ? 天津华盛理律师事务所 ? 魏 涛


  2013年10月,全国刑事审判会议召开前夕,《人民法院报》第二版发表了笔者题为《充分发挥律师防控冤狱的积极作用》的司法时评,今年4月,媒体曝出原健力宝董事长张海“越狱”案,最高法院出台《关于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程序的规定》,《人民法院报》在司法观察栏目发表了笔者题为《程序发力,还需良知随行》的司法时评。两篇时评先后被求是论坛、民主与法治,平安中国多家媒体转载。文以载道,裨益法治,源于刑事辩护实践对笔者的启示,也源于一个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更在于笔者关于刑事辩护律师不懈学习、研究、宣传的一些不嫌浅陋的思考……。俗话说脑瓜子想、笔杆子写、嘴巴子说是律师的基本功。

  如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所说“恶是历史的动力借以表现出来的形式”,亦如辩证法大师恩格斯学习并解释此话时说“自从阶级对立产生以来,正是人的恶劣的情欲——贪欲和权势欲成了历史发展的杠杆,关于这方面,例如封建制和资产阶级的历史就是一个独一无二的持续不断的证明。”的确,有了人类社会,就有犯罪现象,就有为犯罪分子提供法律帮助的辩护工作,刑事辩护工作是执业律师由来已久的传统业务、专业工作,并在为满足社会的需要而不断传承、发展和出彩。

  因为社会在发展,本能在活动,欲望在滋蔓;因为利益稀缺与争夺;因为犯罪现象的纷繁复杂、光怪陆离;因为作为法治之舟的桅杆上的旗帜,作为人权宣言、人权晴雨表的刑事法律科学,法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因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中国,生产力在发展,生产关系在变革,社会转型,社会矛盾新旧交织、更迭,错综复杂,犯罪与刑罚方兴未艾。因此,犯罪的社会条件,主观动机、目的、手段及其危害和对犯罪的认定与处罚都有很多需要我们学习的科研理论与流派观点及其丰富的实践经验。说不尽的“世轻世重”、“罪刑法定”,论不完的“罚当其罪”、“罪刑均衡”,永远的“犯罪和刑罚”,不竭的“刑事司法艺术”……。“非学无以广才”,不学习,就不熟悉、不掌握这方面的学术渊薮,学派源流,不了解当代刑事科学思潮和司法经验,辩护工作就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没有厚积,焉能薄发,所以要不断学习。

? ? 我们长期从事的刑事辩护工作,始于与被告人家属、犯罪嫌疑人的交谈、签约和对嫌疑人、被告人的会见,与办案人员的交流,经阅卷、经出庭准备及在法庭发表辩护意见,这既是程序性的工作,也是辩护人对犯罪、犯罪构成和刑事责任认识的逐渐明晰、明确的过程,有很强的操作性,所以有人甚至自觉不自觉的奉行、推崇操作主义,认为凡不能与操作相联系,不能由操作定义的概念、原理、理论都没有意义,它有注重实用的积极一面,但也潜藏着不注重探索,不注重研究新理念、新理论、新观点的不积极的一面。“爱好尚浅者爱好标准”,标准有深度且会变化。今天用不上,不等于今后和未来用不上,一时用不上,不等于永远用不上。实际上,法律总滞后于不断前行的社会实践,用刑事法律评价犯罪现象的活动需要我们不断的研究,否则,“熟练工”也有“赶不上趟”的时候!比如一些司法案例,就需要我们不断研究,挖掘其中的法律作用、社会意义,比如一些司法解释就需我们不断研究,学习其中更加鲜活的法治意向。《刑法》、《刑诉法》修订后值得研究的新情况就不少,典型的是2013年10月中央政法委发布关于切实防止冤假错案的规定,要求“对于定罪证据不足的案件,应当坚持疑罪从无原则,依法宣告被告人无罪,不能降格作出‘留有余地’的判决。对于定罪证据确实、充分,但影响量刑的证据存在疑点的案件,应当在量刑时作出有利于被告人的处理。”“对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解辩护意见和提交的证据材料,人民法院应当认真审查,并在裁判文书中说明采纳与否的理由。” 2013年10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规定“采用刑讯逼供或者冻、饿、晒、烤、疲劳审讯等非法方法收集的被告人供述,应当排除。”“对于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辩解理由、辩护意见和提交的证据材料,应当当庭或者在裁判文书中说明采纳与否及理由。”“死刑案件,由经验丰富的法官承办。”其中刑法刑诉法中未充分表达而刑事审判又每每触及、莫衷一是,亟需“解渴”的生动、鲜活而需要研究的内容十分繁富。2009年至2013年各级人民法院“审结一审刑事案件414.1万件,判处罪犯523.5万人,同比分别上升22.3%和25.5%”,这里无疑有大量需要研究的辩护工作。下棋找高手。公诉人的指控,法官的判决都不乏需要研究的东西。若一味埋头操作而无暇或不愿研究,就如同不看货品与运输工具,只管搬用的人员,拿错货,装错车在所难免,总有吃不消的时候。刑辩一定要研究,学者型、研究型刑辩律师的成功有其独到优势。

?  ?市场经济是注重宣传的经济,广告编织着我们的生活。刑辩也如酒香也怕巷子深,刑辩也须宣传。今年是小平同志诞辰120周年,他老人家曾说“我们这个国家有几千年封建社会的历史,缺乏民主和法制,现在我们要认真建立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只有这样,才能解决问题。”面对“可以当律师的,当法官的,学过法律,懂得法律而且执法公正,品德合格的专业干部很少”的实际情况,邓小平视野开阔,注重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指出“一般资本主义国家考法官、考警察,条件很严格,我们更应该严格,除了必须通晓各项法律、政策、条例、程序、案例和有关的社会知识以外,特别要求大公无私,作风正派。”他宣传了民主与法制,他宣传了律师。之后律师工作是在曲折中不断发展的,但律师的刑事辩护在我国持续健康发展的历史不是很长,虽然“ 文革”后的律师条例和确立依法治国方略之后的律师法,都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根据事实和法律提出证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无罪、罪轻或者减轻、免除其刑事责任的材料和意见,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合法权益的职责,但还有一些法律工作者对此尚欠充分的理性认同和诚恳的情感接受,所以在经过大量刑事案件的辩护和“六五”普法之后的更多个五年为周期的普法,刑事辩护律师的作用才会进一步彰显,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一点,念斌案的刑辩律师在接受央视新闻频道的采访就是注意宣传的一例。

  学研宣,不简单,搞得好、功久远。这和其他工作一样,贵在长期坚持,不苟时日,读耕不辍;贵在它与公民权利保障休戚与共,需律师审慎担当。朋友们,让我们都来注意和抓紧学习、研究与宣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