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索权的法律适用

2015-03-04 11:51 《天津律师》 《天津律师》 次阅读

追索权的法律适用

       ——江山市某橡胶公司诉河间市某保温材料公司票据被拒付款追索案


          天津卓茂律师事务所 ?孙浩煜


【案情简介】

  江山市某橡塑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山公司)与河间市某保温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间公司)一直有业务往来,河间公司经常购买江山公司的化工原料。2011年11月24日,河间公司将票号为303…279和303…277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背书转让给江山公司,出票金额分别为15万元和10万元,抵清之前欠江山公司的货款25万元。以上两张汇票的背书人均为浙江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付款行为中国光大银行天津分行,汇票到期日均为2012年5月15日。江山公司在得到汇票后又分别背书给了南昌某氯碱有限公司和福建某化工有限公司。后该两张汇票又经过多次连续背书后,最后的持票人向银行承兑时,遭到拒付。拒付的理由是浙江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已经向法院申请了公示催告,法院对以上两张银行承兑汇票作出了除权判决后,银行已按票面金额支付给了浙江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票据被宣告无效后,江山公司依据买卖合同分别给付了南昌某氯碱有限公司和福建某化工有限公司相应货款,并重新取得以上两张汇票。但在江山公司向河间公司索要相应货款25万元时,河间公司以背书汇票当时有效为由,拒绝给付。江山公司遂将河间公司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河间公司给付货款25万元并承担案件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经过开庭审理查明上述事实,认为被告河间公司履行了买卖合同及时支付货款的义务,对于票据权利的丧失没有责任,不应承担偿还责任。一审法院遂判决驳回原告江山公司的诉讼请求,诉讼费由原告江山公司负担。一审判决作出后,江山公司不服,并提起上诉。

【法律问题】

  1、票据追索权的法律性质及意义。

  2、票据追索权在什么时间行使?在哪些情况下行使?如何行使?

【各方观点】

  上诉人江山公司认为,原审法院未根据当事人双方的票据关系和基础关系进行综合审理,属认定事实错误。原审引用的《票据法》法条与本案无多大意义。

  被上诉人河间公司认为,当时背书给江山公司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是有效的,而且与货款价值相当。其前手浙江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将涉案的两张承兑汇票转让给了本公司后,又以“丢失银行承兑汇票”为由,申请宣告该票据无效,实属欺诈行为。另外,在本公司背书转让汇票时,浙江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尚未申请法院公告,法院也没有作出除权判决。因此,其背书转让给原告的汇票合法有效,公司无任何过错。

【法院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一直有业务往来,被上诉人经常购买上诉人处的化工原料,被上诉人欠上诉人的货款。就本案来讲,双方存在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即双方存在着票据的基础关系。根据双方存在的票据基础关系,被上诉人将涉案的两张银行承兑汇票背书转让给了上诉人,因此,上诉人取得了两张汇票的权利,即付款请求权和追索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六十一条第一款、第六十二条第一款、第六十八条的规定,“汇票到期被拒绝付款的,持票人可以对背书人,出票人以及汇票的其他债务人行使追索权”、“持票人行使追索权时,应当提供被拒绝承兑或者被拒绝付款的有关证明”、 “汇票的出票人、背书人、承兑人和保证人对持票人承担连带责任,持票人可以不按照汇票债务人的先后顺序,对其中任何一人、数人或者全体行使追索权,持票人对汇票债务人中的一人或者数人已经进行追索的,对其他汇票债务人仍可以行使追索权。被追索人清偿债务后,与持票人享有同一权利”。本案上诉人在取得涉案的两张汇票后又分别背书给了南昌某氯碱有限公司和福建某化工有限公司,该两张汇票又经多次连续背书,最后持票人向银行承兑时,遭到拒付。在上诉人分别给付了其后手南昌某氯碱有限公司和福建某化工有限公司相应货款后,重新获得了涉案的两张汇票,享有持票人的权利,即上诉人享有相对被上诉人的付款请求权和追索权。上诉人依据享有票据的权利,主张被上诉人返还其货款25万元,法院予以支持。原审法院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欠妥,应纠正。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四条、十条、六十一条、六十二条、六十八条之规定,二审法院作出如下判决:

  撤销一审法院民事判决书。

  被上诉人河间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给付上诉人货款25万元;同时,上诉人将涉案的两张汇票退还给被上诉人。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二审案件受理费由被上诉人负担。

【律师观点】

  本案中一审法院认定被告不承担责任的主要理由是:在票据背书转让时,各方的所有行为均合法。而票据被拒绝付款,是因为浙江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伪报丢失,骗取除权判决所致。对此,被告并没有过错。因此应当由浙江某建工集团有限公司承担侵权责任,而不应当由被告承担偿还票据款项的责任。

  这一认识有一定的道理。诚然,本案发生的缘由原、被告双方均无过错。在存在第三方故意恶意的情形下,因原、被告双方均无法控制第三方的思想和行为,所以本案的起因可以归于意外事件。在其中,原告没有及时申报权利是导致出现除权判决的原因之一,但现实中,原告根本无法知道公示催告,人民法院在报纸上刊登及法院张贴的公告在现实中仅仅是程序性的设置,实质上难以及于权利人。所以不能以原告没有及时申报权利来归咎于原告。

  现实中也可能存在被告与前手之间有空白背书的现象,从票据法理论上,基于被告与票据上的前手没有交易关系及债权债务关系,似乎被告存在一定的过错。但我们多有述及,空白背书在理论上和实践中均没有实质性的障碍,在流转实践及司法实践中,已被普遍认可。所以,也不能以此归咎于被告。

  如此看来,一审法院的判决并无不妥。但实质上,一审法院的认识并不正确。在法律体系中,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特别法优于普通法。从一般角度考虑,当事人各方均无过错,不应当承担责任。但在法律有特别规定的情况下,应当依据法律的规定执行。在本案中,被告依法背书转让票据是前提,如果不是依法转让,造成付款被拒绝,当然要承担付款责任。而即使是依法背书转让,在持票人遭受拒绝付款并有相关证明时,其有权利向其任何前手主张权利,这也是依据法律的规定行使自己的权利,该权利即票据法规定的追索权。被告不能因为票据交付而免除票据责任。也就是说,不管被告是否有过错,原告在被拒绝付款以后,都有权利要求其前手也就是被告承担票据义务(体现为基础法律关系,因原告未能基于票据取得对价,则被告仍应当承担支付货款的义务)。被告支付货款后,依法可以向其前手主张追索权利或起诉侵害其利益的主体。